当前位置:首页> 当地概况

灵璧虞姬墓

   文章来源:    文章类型:    内容分类:

  灵璧城东十五里,有虞姬墓。

  我去拜谒时,庞大的扩建工程刚完工,屋角尚存些许水泥渣。名称自然也换了,美其名曰:虞姬文化园。园中长虹卧波,曲径通幽,莳花植绿,蔚为大观。更有文化长廊,述项羽虞姬英雄美人、相亲相爱之情事。不过俗话云,人皆喜新厌旧,惟有古迹例外。我亦然,对新造景观兴味索然。只步履匆匆,急奔西北角虞姬墓。

  虞姬墓前有古碑一方,字迹犹可辨:西楚霸王虞姬之墓。碑后即虞姬芳冢,方圆几丈,四面松柏。屈指算来,虞姬在此,已沉睡两千多个春秋。我沿顺时针转墓三圈,以凭吊芳魂,同时亦为寻找一种浪漫花草。传说虞姬葬处,生有一种花草,无风能舞,婀娜多姿,名虞美人。乃虞姬碧血所化。时维初秋,墓上芳草郁郁,深绿鲜亮,开着星星小花。然无风,皆不动。不知是时令环境所致,还是世道变迁之故,美丽的精灵,已不屑为世人舞。

  旁有碑林,乃文人墨客在此凭吊,发思古之幽情,吟的诗,填的词。其中有两首,我颇激赏。一为苏轼:“帐下佳人拭泪痕,门前壮士气如云。仓黄不负君王意,只有虞姬与郑君”。另一为无名氏:“肠断乌骓夜啸风,虞兮幽恨对重瞳。黥彭甘受他年醢,饮剑何如楚帐中”。诗歌用反衬手法,赞扬虞姬的忠贞。垓下之围,一曲楚歌,铁打营盘,分崩离析,即便信任如钟离昧、季布,亲密如项伯辈,均脸皮一黑,脚底抹油,溜之大吉。还有后来的黥布、彭越,贪图封王,背楚投汉,终难逃俎醢下场。这些所谓的男子汉,大丈夫,哪个比得上柔弱虞姬的节义。中国男人,愧欠女人太多,中国社会,愧欠女人太多。从西施貂婵,到昭君文成......中国男人应该惭煞,羞煞。

  就象文化园的浮饰一般,其实,虞姬形象的演化过程,亦若是。这位美人最靠谱的史实,其实很简单。司马迁《项羽本记》载,项羽垓下被围,“夜起,饮帐中。有美人名虞,常幸从......项王乃悲歌忼慨,自为诗曰: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歌数阕,美人和之:(汉兵已掠地,四方楚歌声。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。据《楚汉春秋》补)”。从有限的信息可知,虞姬名虞,只是项羽一位宠姬,因貌美而得常伴左右。项王悲歌,虞姬应和。据其诗意,当为项王殉情。仅此而已。正因其简略,便为后世文人,留下无限想象空间。单是虞姬出生地,就有沭阳与苏州的口水战。又如“霸王别姬”诸如此类演义,更是铺天盖地,泛滥汹涌。其情节,铺排得绘声绘色,圆圆端端。可谓真真假假,虚实难辩。而就此而言,也从另一侧面看出,人们对虞姬的悲剧,充满同情,深表惋惜:假设项羽成功......那么,英雄配美人......

  当然历史没有假设。可我们大脑可以假设。假设以上演绎都是事实,假设项王成就大业,虞姬结局又会如何?这也是我常想的问题。我赞成张爱玲观点。就算项羽真做了皇帝,虞姬也只是后宫三千粉黛中一个。项羽有否正夫人,史书无载。然虞姬身份只是“姬”,却是确定了的。项羽成功,虞姬再多封个“贵人”,在后宫中忍受终身监禁的“处分”。再进一步,假设虞姬凭着宠幸,做了皇后,那么世人对其看法,则可能完全颠覆,她将成为又一个妺喜、妲己、褒姒,一汪红颜祸水。还有另一可能。项羽性格暴虐,又听不进意见。而后宫从来就是是非之地,佳丽争宠,因宠生妒,因妒生恨。虞姬有得宠时,必有失宠时,加上其刚烈性格,难免得罪项羽,则结局会更惨。如此看来,虞姬之悲剧,竟是注定了的。还不如这样,留人怀想。作为她本身,何其不幸,作为那芳名,誉传千古,则又何其幸。


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

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、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文章类型:原创”的所有作品,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:“文章来源:商务部网站”。
2、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文章类型:转载”、“文章类型:编译”、“文章类型:摘编”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